大魔法师

0

作者:Zoloft
插画:记异
责任编辑:旅鸽
本文获得第二十九届衬衬杯科幻征文一等奖
浏览次数:60

导读:魔法之城是泽里托的最后的乌托邦,他用着自己的科学把戏在魔法的领域里混饭吃,但是有一天表演忽然出了问题,叫他不小心牵扯到一件大事。

泽里托的拿手好戏是,当他抛起他的猫的时候,你眼睁睁看见它进了一个倒挂着的酒桶里,却没有掉出来。等他迈着他那得意的步子走到几百步外另一个桶的时候,你知道他该做他的经典动作了:只见他像只猫一样懒散地伸展开身体,高高地举起双手,然后用文明棍敲一敲他头顶上的桶,人们就会看见那只滚肥的猫凭空出现,落在他的肩膀上。

硬要说他有那么几次失手,也是偶尔因为猫胖得超出了他的想象,没能抛进桶里,又或者最后那个大家伙没能落在他肩膀上,而是秤砣一样砸在脸上。不过这无伤大雅,顶多魔法师的脸上多两道猫爪子印罢了。

不过今天泽里托施法的时候总感觉不太妙,他说不好是什么原因,可能猫的肉更厚了,可能它的毛掉了他一脸……当他把猫抛上桶里,以往常惯有的姿势去等待它的回归的时候,一个发着橘黄色光的物体凶猛地朝他砸了下来。
泽里托醒来的时候,几个漂亮的修女正给他施法。她们给他打上了绷带、挂上吊瓶并准备好了药物,然后在他周围念念有词。一个常识是,魔法能使有机物在血液里更快地起到作用。

我怎么——呕……

他的脑壳裂了一样疼,现存的理智告诉他:这肯定不是那只混蛋肥猫能砸出来的。修女们发现他醒了,告诉他只是脑震荡,魔法光片显示有轻微骨裂,不过砸的位置尚好,不足以让颅骨一分为二。“你要感谢神,他为你多开了一道天眼,这样你便能领悟更多的魔力……”

那么我想要可以保护脑壳的那种。泽里托想道。“我的……魔法小伙伴呢?”他把身体支起来,“我是说,我的那只有魔力的猫?”

修女们面面相觑,好像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泽里托能想到的最糟糕的答案是猫跑了。这倒没什么,橘猫嘛,长得都差不多,而且他真的很想换一只瘦一点的。然而一个修女站了出来,用非常挣扎的语气说:“我们没法把它带过来,我们谁也拿不了它。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您的小伙伴……变成另外的东西了。”

她的理智似乎差一点就要断掉了。

泽里托难以行动,不过修女们合力把他拖上了魔法轮。她们还给他指导了唤醒它魔力的方法,简言之,打开电源。泽里托暗自想那猫怎么应该也没自己重呀,她们为什么宁可拖着自己也不——啊

魔法轮的速度扯断了他最后的意识。等他再醒过来,似乎已经到了地方。修女们指着一个被白单子的笼子说:“您的猫就在里面。”泽里托这一次选择用自己的力量驱动轮子,他撩开单子,只见一个橘光闪闪的雕塑,正窝在里面。

这是……意外触发了什么拿猫换金子的法术吗?

“我的……猫,就是……一只猫呀。橘色的,二十多斤,长毛猫。”泽里托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大小。“这就是砸中您的那只,在场所有的观众都看见了这一幕,从桶里出来的只有这一只。这难道不是您的法力变出来的吗?只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一种东西变成另一种,而且是前所未有的东西——”

“啊,我被砸懵了,这当然是我的新法术。”泽里托撒谎不带喘气儿的。他朝着笼子里看过去,只见那雕塑一样的东西似乎是醒了,正缓缓抬起头来,一双宝石样的眼睛看过来,正是他以往熟悉的目光。这还真的是他那只没错。可是,从一个桶到另一个桶,这百步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变出前所未有的东西,点石成金,这毫无疑问是所有魔法师梦寐以求的终极法术,而泽里托也必然能通过此术一举进入到大魔法师的行列。当他走出医院,就见一群粉丝热烈的前来,给他照相,求签名合影。泽里托硬着头皮应付几下,拖着装了猫的笼子灰溜溜地跑。他抖了点小聪明,从袖子里用小型鼓风机吹出了无数名片,宛如四散的雪花。趁着人们的注意被吸引的时候,他一溜烟儿就跑走了。

新的大魔法师出现仿佛在宣告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但是你可以看见这位新人并没有展现笑颜。

因为泽里托他——是个科学家。

在一把科学家里,总是会混进去几个装神弄鬼的。而在一把魔法师里,也会混进去不信魔法的。泽里托来莱托里奥,是因为他被科学界排挤出来,而这里恰好没有所谓“科学界”那么个东西。其实他当时也不过是一时脑门子热,为了验证空间传输把自家橘猫丢进了尚未验证的实验器材里,而事后那只猫除了吓破了胆以及燎没了毛之外,其他也还都好好的。后来这家伙不也进进出出上千次,早就习惯了这一套嘛。

泽里托是真诚的无神主义者,但是潜意识里并不抗拒魔法。莱托里奥的先进文化始终叫他非常痴迷,他一直想要用科学的角度解读出一丝一毫来,可却不总是能做到。当然,一些基础的他都很明白,是正常科学的那一套,只不过披上了魔法的外衣。他也遇见过不少号称魔法师而实际上只是魔术师的人,只会变一些灵巧的把戏而已。但是有些更高端的东西,是他想不明白的。那些最高级的魔法都在莱托里奥顶级大魔法师组成的元老院里,泽里托和所有人一起看到了他们所展示的神迹:

那是跨年午夜,他们在夜空里发出耀眼的光芒,如同童话里的仙子一样,挥挥手,就在空中划出图案。他们还将光芒泼洒出去,降临到每一个仰望着他们的人身上。泽里托那时候被光芒包围,感觉到了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幸福。随后光芒中响起了悠扬而温柔的音乐,仿佛上天的眷顾,一扫人间的阴郁。

所以,他只不过是区区的科学家,一点也不想和那群人比肩。当然他清楚,科学和魔法必然不是同路,如果这真的是他用自己的技术导致的猫的变化……物质只能转移,不会增减,他不信自己真是会了什么炼金术,倒更有可能是在他玩这个把戏的同时……也有一伙人,就在他附近,用了跟他差不多的技术,传输着现在这个复合猫中的那种金属,然后发生了交叉混乱导致的吧。

“喂,你……饿吗?”泽里托靠着车里放着的毯子,勉强掩人耳目,把笼子拖回了家里。要是往常这家伙肯定早就喵喵个不停了,可是现在它正缓慢活动着,表面看似光滑的金属正在不断流动。这是生物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如果是一般的金属,怎么也没必要这么运吧?而且量好像也有点少,按理说正常运输金属,怎么也够把他砸死了。可就这么一块,还费这么大劲,图什么呢?

泽里托想了想自己当时站的位置,两个桶的摆放正好是中央广场东西向,和奥西大街平行。如果说那附近能有什么和他交叉的话……泽里托跳起来,从书架上找出一张地图。他拿一把长直尺,比划着可能的方向。空间量子运输尽管路程不定,但是两个点中间的最短路程仍然是大部分量子的主要途径,而且难以穿越具有强电流的地方。他一头拖动着尺子,避开一些不太像能放置仪器和金属的地方。忽然间,他的目光锁定了皇家研究院。

那里是正规魔法师诞生的地方,也是高水平魔法师进修的地方。如果说有什么很珍稀的东西,不放在那里泽里托都不信。很有可能就是有人顶风作案,用这种方法从防卫最严的地方把这个金属偷出来了。那……他们又运到了哪里去了?

泽里托又看尺子这一头。固定了一点,然后又基本确定了经过的点之后,已经能基本看出来。泽里托对于自己的技术改进还是很有信心的,对方即使得到了他的技术,也是很多年前的了,至少他离开的时候的设备还非常巨大,而且消耗大量电力。这几乎只有收藏了大量古代文献的国家图书馆可以做到了。他又想起前阵子图书馆附近的确断电来着。得看看去,泽里托想,起码得把那边的复合猫弄回来。

第二天他就去了国家图书馆。他拿帽子盖了头,某种侥幸心理作怪,让他觉得这样多少还能掩人耳目。不过他还是有几次被人认出来,还强迫他合了影。他进去以后先跑到他从来没去过的炼金术区。他是绝对不信物质能凭空诞生的,可是那种他从来没见过的金属叫他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他抱了几本书,半是为了隐藏自己,半是出于好奇,然后开始在图书馆里四下寻找。

他带了个电流检测器。显然这个图书馆的用电量都大得超过了泽里托的想想,他只好临时调试。他把检测器贴在墙面上,想知道哪里用电是最多的,这样一路走,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往常自己从来没注意过的黑漆漆的路,上面挂个牌子:高级魔法研讨会。再往里看,一道非常大的门拦住了去路。

泽里托推了推,门很重,锁得也很结实。不过他推门的时候发出的细微声响,使得里面某个东西迅速做出了反应,发出了“咣啷”一声金属激烈碰撞地声响。泽里托吓了一跳,以为门上必然施了法术,或者有什么机关,就要击杀他了。这时候只听里面又“哗啦哗啦”地响了两声,像是铁链子的声音,然后传来了一声金属震颤般的“喵”。

这是他的猫!

“是你吧?一半的你!”泽里托使劲想把门挤出一个缝儿,他对这里面小声叫,期望猫能听懂他在说什么。那边又传来了哗啦啦拽铁链的声音。显然这复合猫力气比往常要大多了,不过还是没法逃出来。

“喂!”忽然有人从背后叫住了泽里托。他一瞬间汗毛倒立血液逆流,颤巍巍地转过身。是个一身黑穿得跟苦行僧一样的男人。“你走到这里干嘛!这里不是借书区!”

“我好像听见了猫叫声……会不会有猫被锁进去了?”泽里托手指了指门,冷汗直流。不过那人只是白了他一眼,直说这里才没有什么猫,就把他赶走了。

真的有问题啊。不过怎么着也不能硬闯,那些偷运的人既然已经进了图书馆系统,很有可能别的地方也有人脉。泽里托虽然很想置之不理,可是那两只半猫还是怪可怜的。他开始翻看那几本炼金术的书,里面有介绍金属种类和锻炼的方法,大部分都不合复合猫的特征。他翻到了一本研究院资料的时候,忽然被击中了一样振奋了起来。没错,一翻开就是那个金属!

x金属带着一种橘色的光,天然形状就像一把把锋利的矛,叫人觉得哪怕不是第一次把它拿在手里,仍然会割伤手指。它的熔点很高,和生物的亲和性非常好,关键在于它还有极强的魔法屏蔽性,所以国内几个最大的银行和一些博物馆的墙壁内都有一层这种金属。它非常难以提炼,而且在矿物中的含量非常少,所以价格高昂。而且它也是唯一能杀死一切魔法师的武器。越是拥有强大魔法的人,在它面前越是要低头。

武器!

泽里托忽然意识到这可能不只是一场盗窃事件。如果,这其实是刺杀元老院里某个大魔法师的前奏呢?整个国家都仰赖这些魔法师来运行,尽管泽里托之前从没意识到这个国家存在政治这件事儿,不过这会儿他恍然明白,这很可能意味着一场政变!

政变。他该怎么办?要是报警,警察不等他说完,就会因为他无证表演把他抓起来。而且他表演时用的电还是从临近的电缆里偷的。这可不妙。等他绕过那么多司法途径,别说政变了,国家都早就改头换面了。他狠了狠心,从衣柜里拿出他那件“隐身衣”,披在身上。

复合猫发出金属撞击般的呼噜声。泽里托想拍它的头,却撞疼了手,只好悻悻缩了回来。“你乖乖的,我这就回来。”

隐形衣其实不能不能完全挡住人,只是能阻碍一切电信号对于人的检测,泽里托没那么多闲钱搞那种花哨的东西。他几次证明过,他的科学玩意儿对于莱托里奥的检测装置都有些作用,可见科学和魔法根源深处还是有相同的地方。他无障碍地从停放飞行器的入口进入,那里的金属眼对他视若无物。不过皇家研究院里的设施他可不敢乱闯,传闻收藏了大量珍贵魔法秘术和珍贵材料的地方,都有巨大的怪物看守。即使站在门口处,泽里托也感觉得到那些神秘生物从地下发出的吼声的震颤。

首席魔法师一般单独在一处地方搞自己的研究。他顺着石头路偏僻的一端走,感觉很像中心花园,各种季节的花都在开放,并以花独有的姿态轻盈摇摆。小路的尽头是一栋独立的塔。泽里托四处看看,见没人发现他,就走进去往上爬。每一层塔都在研究完全不同的魔法。一层的东西四处漂浮,有几个几乎撞到泽里托身上;二层的生物长着很奇怪的模样,不过都是幼体,隔着笼子朝外喷口水;三层的火苗正有规律地律动;四层刚一到,巨大的鬼影就朝他扑过来。等快到塔顶的时候,泽里托感觉自己已经被扒了一层皮。

他擦着脑门上的汗往里看,整个塔顶内像是一个巨大的榛子,单从作用来说,像是个书堆成的洞穴。在这洞穴中只有一块地方勉强空出来,有个看上去相对来说显得很渺小的人影,那正是首席大魔法师亚伯多。

老头子坐在座椅上,正翻阅着一本半人高的书。平常的他,没有飞幕上看着的那么高大庄严,反而显得非常瘦小。泽里托也顾不得合不合规矩,违反不违反法律,推开门就冲了进去。

“报告大法师,我发现有人偷窃珍贵金属!”他张口就嚷嚷。

椅子上老头被这一喊懵了神儿,缓缓转过来身看发生了什么。泽里托三步并两步上去,接着嚷嚷:“那是传说中唯一可以杀死首席大魔法师的金属!也就是说,现在,有人想要您的命!”他激动地一把拎起老头子的领子。其实他只想把亚伯多拽得站起来,但他多少有点高估这位首席的身高,直拎得老头子悬在了半空中。泽里托吓了一跳,连忙放下亚伯多,免得刺客没来,自己先把他整死了。原来他是能为了看得到书才坐在椅子上。

“你别急,慢慢说清楚。”亚伯多把这口气儿喘上来之后,不紧不慢地对泽里托说。泽里托见首席魔法师这般淡定,无比钦佩,便也安定了下来,坐在椅子上从头开始解释。

“我当时在表演……魔法传输,”泽里托组织着语言,如果在这个国家最伟大的魔法师跟前露馅儿,那他以后恐怕就再也没办法立足了,“我表演的是把猫从一头传到另一头,但是中间出了问题,我可以肯定的是当时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也有人搞了这样一个传输,并且和我正在传输的东西混在了一起……”

“什么?”亚伯多一脸惊愕,“可是要进行传输法术,那个地方也必须有个人才行,可是x金属戒备非常森严,怎么可能被偷走——”

“很可能有内奸想要除掉您或者其他的重要的大魔法师,这件事情请您一定要重视。”泽里托焦急地说。

亚伯多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果然这事情非常严重。过了很久,他才终于开口,不过一句话惊得

“我其实是科学家。”亚伯多说。

“那么一切……都是假的?不是魔法?”泽里托激动地指着窗外,美丽的金鱼正在窗外游动。

“不是一切都是魔法。当然,这世界上没有什么魔法,但是莱托里奥需要这些,正是这些东西让国家前所未有地美好。你想想,假如人们知道了我们拥有这样的科技会怎么想?世界知道了会怎么想?那只会给我们带来战争——”

“那……新年的那些光也不是?”泽里托感觉自己的信仰在崩塌。

“你看……”亚伯多提起袖子,露出里面复杂的装置,可以看到供电的线路、调节仪表、各种按钮、旋钮和一些喷口。亚伯多调节了一下仪表,然后按了一个按钮。只见闪着金色光芒的粉末从喷嘴里飞出,像极了当夜泽里托看到的光芒。正在他惊讶的时候,只见那些粉末随着亚伯多的动作,在他周围缓缓飞过,聚散分合。泽里托忽然明白过来:“啊!这是金属粉末,你是用电流生成了磁场——”

“没错。屋里还有件新的装置,我们最新的设计,你要不要也看看?”亚伯多热情地说。

这人还真没什么架子,泽里托的敬意顿时倍增。他根据亚伯多指示打开了门,只见门里还有一个东西,正闪着令他非常熟悉的光芒。

“这不是——”

泽里托转过身想和亚伯多确认这件事,忽然感觉自己被重重一推,转眼就跌进一个黑漆漆的地方。这……这是传送技术!原来传送装置那老头子办公室里,他拿一侧的文件房放了整个装置,难怪泽里托一时没有发现。

泽里托摔得七荤八素,他揉着屁股爬起来,从兜里掏出来自明棒。随着自明棒亮起,一双明晃晃的眼睛也从不远处的半空中跟着亮起来。泽里托吓得一抖,差点把唯一的光源失手掉出去。不过随着那东西用很金属声音喵了一声,他很快意识到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是图书馆那扇门里,一坨复合猫正哐叽一下从一堆东西上跳下来。听声音,它其实没比以前重多少。

复合猫拖着沉重的锁链,哗啦啦地朝他奔来,显得非常欣喜。泽里托只能装装样子,在不让手疼的情况下敲一敲它金属的脑壳。看来它只是有一半猫的外形,可一点都没有猫的心性。

他四处观察了一下,在一旁是他刚摔出来的运输门,正中间那堆杂物被布盖着,颇有种欲盖弥彰的意味。他掀开布,只见里面有一些非常厚重古老的精装书,一些营养罐里面装着歪七扭八的小怪物,还有些不知所谓的东西。他想不明白这些东西堆在这里是怎么回事。他拿起一个小怪物仔细打量,那是只死去的羊胚胎,发育到一般就流产了,可以见到它有好多只脚,甚至还有好几张没成型的脸。这要是黑市上卖,准会有一大帮怪人乐意出价吧?泽里托又翻了翻那些精装书,都记载了各种秘术,是旁人求之不得的东西,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堆到这里的。他之前还听说有人出高价叫人从图书馆或者哪里偷书的事情。

他忽然明白这件事比他想的要简单多了。

【它非常难以提炼,而且在矿物中的含量非常少,所以价格高昂。】

是钱!亚伯多那个老混蛋正为了钱和别人合作,偷研究所的之前玩意儿。看来这些东西也全都是他们偷偷拿的,只不过先从不起眼的东西拿起,最近终于开始对着值钱东西下手了!

泽里托接着观察传输门。这门的形状和他以前设计的很不一样,可以说接手实验的人也算是个中翘楚,不过在改进上面还远不如他,这家伙还是非常巨大。泽里托拿精装书敲开控制面板的壳,仔细检查了里面的装置,惊喜的发现和自己那个本质上完全相同。他重新设置了参数,让它和自己的桶连接成功。“瞧瞧,我要走你的老路了。”他话音未落,就按下了按钮。

只见一道可以穿过眼皮刺瞎双眼的光亮而复灭,泽里托觉得自己像一条控水的毛巾,五脏六腑都翻腾了一下,再一看自己已经卡在了桶里。他像鱼一样窘迫地扭动了一会儿,终于全身而出,他也在摔在地上仰望那个桶的时候意识到了一点:假如他是个胖子,刚刚很有可能已经变成一桶肉酱了。他感慨完,故作轻盈地跳起来,走回自己的屋子。复合猫呼呼睡着。他打开了笼子,把猫叫起来。

“我知道你懒得动,可咱们两个能不能活就看你了。”他给复合猫绑上了一大串电子烟花。这玩意儿能叫它发疯跑个几百米,街上人不可能注意不到它。他查看消息,皇家研究院现在还没发觉他的逃跑。他把桶的一段钉上,以免有人顺着那道门成功过来他这里。做完这些准备工作之后,他把复合猫带出了门。

中央广场依旧像往常一样热闹。泽里托起先还担心自己会不会很招人关注,实际发现,人们比他想得健忘多了。他走到国家图书馆附近,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往里看,见到警卫似乎确实比之前多了一些,出入也要查看证件。

泽里托控制着电子烟花的方向,使复合猫朝着图书馆跑去。警卫们的注意都被这个闪着奇异的光的莫名生物吸引,纷纷赶去追捕。它非常给面子,直绕得那群人团团转。泽里托这下放心了,裹好了隐形衣,堂而皇之地走了进去。他看了看,那条路没人看管,就一闪身跑了进去。他掏出化身钥匙,短暂加热后,塞进锁孔里。又等了一会儿,感觉它冷却了,一拧,沉重的大门随之打开。同时,警报声也响起了。

他跑进去,用钳子铰断铁链,拉着里面那只复合猫就要跑。他还给那些剩余物品拍了照,只要凭着照片,他就能解释清楚所有事情。忽然他感觉光暗了下来,往门口一看——亚伯多已经带着一群人出现在了那里。尽管不明智,泽里托还是下意识站到了复合猫前面。

“抓住他!”亚伯多下令道。

“你们给我看清楚,真正的小偷是谁!”泽里托让开那一堆东西,扔出一本秘术摔在卫兵脸上,“看看这种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卫兵级别虽然低,可是秘术是什么也还听说过,看见泽里托随便乱丢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接住了。按法律来说,谁都不能随意损毁秘术,随手扔地上当然也不行。那个卫兵就捧着秘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窘迫地在泽里托跟前站着。

“你们听我说,这就是你们的主子偷来的东西。在他的办公室里,还有另一个跟这个一模一样的机械,他通过这个就能把研究所的东西偷出来卖掉!”泽里托说,“我可以给你们演示这个怎么用,从这里直接就能到他的办公室!”

就在那些卫兵不知所措的时候,亚伯多走了过来,用他长长的法杖推开所有人。他的脸气得通红,活像一个气球娃娃。“你们还真相信他的说辞?难道我还要遭受这种无名之辈的质疑吗?”

“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

“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质疑我?”亚伯多抬起袖子,不知道调了什么,挥手之间,一股闪电飞袭,弧光带着一种清冽的蓝。“我是亚伯多,我是首席大魔法师,我是莱托里奥的顶峰!”

泽里托一个翻滚避开一道蓝光。他意识到那东西追不上自己,正是因为他还穿着隐形衣。这东西不见得正面扛得住电弧,但是对于强弩之末似乎多少有点作用。他来不及应付,只能疯狂地从地上捡东西砸向亚伯多。什么东西碰上了电弧都瞬间烧焦粉碎。泽里托下意识丢出了那个羊羔胚胎,玻璃炸开,它瞬间焦糊了,像块烧焦的肉一样摔在地上。泽里托忽然很内疚,感觉这无辜胎儿被自己又杀死了一回。

亚伯多则是对那东西看也没看。“老实交代,那半个哪儿去了?你知道这东西怎么复原对吧!”

泽里托看了眼复合猫。“我当然知道,”他抓住它身上的链子,开始回忆铅球的动作,“猫我可以给你,不过你个小矬子也得接得住吧!”他咬紧牙关,把绳子另一头的东西抡起来。这东西重得非常真诚,不过他当然不是指望它能直接把亚伯多砸死。果然亚伯多双手一伸,直接用电弧接住了这个飞来的炮弹。复合猫在蓝色电火花中发出惨叫。

“你以为这东西就能砸死我?”亚伯多皮笑肉不笑道。

“我以为这玩意儿导电性极好。”泽里托说,“这样你们才会把它用作屏蔽装置。”

亚伯多瞪大眼睛,忽然他背后的装置忽然炸开。这回像块烧焦的肉的就是他了。泽里托连忙去看复合猫怎样了。他碰了一下,还被猛地电倒。不过看来它只是被吓得厉害,金属外表本身毫发无损。泽里托这才爬起来去解决亚伯多。

“你听我说!”烧焦的亚伯多忽然又变了一种嘴脸,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这个国家需要魔法!我只不过是一个实现它的人!可是所有这些全都是需要钱的,你以为我是怎样拆东墙补西墙,才不叫这个国家倒下的!这全是我的功劳,你不能因为这点过失就将我带去判刑,他们怎么会知道上面有多难站住!”

他说得涕泪俱下,再残酷的人也会动容。可是泽里托厌倦了。“我看你还是见鬼去吧。”他狠狠给了亚伯多一脚。老头子拖着长长的衣摆翻进了门里,随着一道光,大概已经准确的进了桶里。

其他人呆在原地,不知道泽里托这是用了什么法术,竟然把个活生生的人变没了。

“你们给我听着,”他朝那些人嚷道,“你们的首席大魔法师根本不是魔法师,他是一个科学家!搞这一套弄得国家入不敷出,正在偷皇家研究所里的东西卖钱。他就是个败类,我已经把他抓起来了,只要你们到我那个桶里——”
“我们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来。

整个大魔法师团徐徐走进来,就在他眼前,一字排开。声势之大,距离之近,都是泽里托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他忽然有些感动,继而,觉得有些可笑。这些他曾经以为神圣的人,以这种角度来看,个子还都挺矬的,脸上的妆看着也好笑。尤其当魔法这一光环褪去了之后,他们甚至比那些曾和泽里托一个办公室做实验的家伙们还要显得更加普通。

他们是哪边的呢?他们要奖赏他还是处死他?等待处决结果非常折磨人,不过泽里托比起十几年前,至少有一项是有所进步。他已经能够隐隐从他们的脸色上看出不好的苗头。果然,那个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时,说的内容确实如他们脸色所示。

“泽里托先生,这次事件您未能和我们及时联系,造成了很大的混乱,虽然及时阻止了犯罪行为,可是您仍然犯下了很多不可饶恕的罪过。我们发现了您有未经许可在公共场合表演,私闯国家重要机构等罪行,而且我们有证据表明您还制造并携带了违禁品,您已经严重违反了本国的法律。”

泽里托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个大汉就走上前,像抖搂口袋一样抓住他晃。自明棒、化身钥匙之类的零碎小玩意儿就掉了一地。虽然它们不起眼,泽里托还是在心里很自豪地承认,这都是他很喜欢的发明。

“所以我们现在决定,将您驱逐出境。请您即日就离开莱托利奥!”

系统呀。泽里托笑笑,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早些年的事情。他也没争辩什么,乐呵呵、摇头晃脑地就回去了。既然没人问他亚伯多的事,那就接着放桶里吧。来日尸体变成佳酿,也请他们喝上一杯。

他把两只复合猫悄悄叫回来,开着他那辆破旧的法老王,晃晃悠悠地重新上路。车里塞满了顺来的罐装小怪物胚胎。那堆神神叨叨的精装书估计卖不出去,不过小怪物嘛,人们总是喜欢的。

© 本文版权归 Zoloft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及合作请联系作者。

Leave A Reply